梅州市江夏文化研究会

管见之一: 老谱互对照监到识真颜

管见之一:

老谱互对照监到识真颜

长期以来,在梅州黄氏内宗中,对庭政是南宋时人,还是元朝中之人?庆吉字庭政、号庭政与蕉岭黄氏始祖庭政是否同一个人,还是不同朝代的两个人?时晦讳佐才是否就是德字佐才,或不同时代的两个人?以及庆吉字庭政娶古、吴二夫人,还是庆吉娶古夫人,生十秉,庭政娶吴夫人生日新、日升?或是庆吉就只娶一位吴夫人?对于此等等有关梅州黄氏的人文世系问题,宗亲们多有争论,各唱各调、各有其说。甚至在争论中还伤了和气。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现象?究其原因,大都出现在现今蕉岭族谱(镐京生庭政谱)的传承世系(即:庆吉公至庭政公的传承世系)与梅州本地老谱的传承世系有限大的差异。我想这些差异都有待宗亲们冷静下来,重温当地的梅州老谱,仔细地进行对照比较、分析,对有关的争议人物、按时节点,其生年卒日,查其生父生母,查其名讳,字、号,登科任职朝代(年代)等等。我想通过这一核查、对,让历史再次作证。宗亲们一定能得到一些启发,触摸到一些线索,折射出一些曙光,从而解决一些问题,统一一些看法是有益处的。

现在,就我掌握的一些族谱资料,《黄峭山公家》《梅州黄氏老谱》《梅州世系另一说法》《梅县平远质公黄氏老谱》《梅县水南焕公黄氏老谱》《蕉岭宝公黄氏老谱》与蕉岭现今确认的族谱(镐京生庭谱,即:庆吉公生十秉庆吉至庭政公的传承世系进行对照、对较、分析。

A族谱资料(只录有关人物事件)

一、蕉岭族谱资料①(即庆吉公至庭政公世系)

僚公1庆吉2秉锷3澄公4令式5莹公6时晦7仰韩8镐京9庭政10日新……

该谱载:一世祖庆吉公,僚公长子,字实吉,号硕贞。车徽拜太子舍人,仕至朝议大夫,封尚书武部员外郎,卒忠庄。葬松口溪南,内有石志无碑记。时师嘱曰:此地(墓)葬后须待五世方可择吉外竖碑。妣敕封受懿德古夫人,卒葬黄沙塘(有谱载黄沙坪)生十秉……

六世祖时晦公,莹公长子,讳佐才,号彰明,号耿光,谥文范。进士,汀州路邹氏与公合葬程江石坑都,长坪湖,玉忱形,庚山甲向。又妣梁氏、陈氏,共生四子:仰韩、思韩、慎韩、性韩。

七世祖仰韩公时晦公长——讳点(蒸)号时,谥文烈,进,翰林院侍讲。妣欧阳氏,又妣刘氏与公合葬甘菖(葛)窝,盘龙形。生三子:镐京、镐中、镐雍。刘氏生镐京。

八世祖镐京公,仰韩公长子,讳载阳、号通梅,王府,妣江、古、熊三妻,共生七子:庭政、斐政、政、峻政、常政、度政。

九世祖庭政公,镐京公长子,字正伦,诚厚好学,多才好义,乐于清逸、不求仕路。开基怀仁乡石窟都(今蕉岭)卒号庭政先生,享阳八十寿,明洪武年间卜葬城西外寨背祖屋侧石桥头。妣吴氏,谥柔静贤淑。绅士题曰:发祥吴太孺人,生二子:日新、日升。

二、《黄峭山公家传》资料

《黄峭山公家传》内有黄贵庭宗亲一文“广东揭阳市峭山公后裔致政七公世系概况”,P247载:

六世祖义郎文泽公配恭孺人玉马氏,生二子:长章卿涣国公。次明卿时晦公,生一子:机宜,分居潮州龙湖。

七世祖章卿涣国公,俗名贤公配勤封恭人王氏,公十九岁与胞弟时晦十六岁同登绍兴二年(1132)张九成榜兄弟进士。兄弟孝悌可钦,御赐名贤世家,陛朝议大夫,任汀州通判迁鄞江刺史,崇礼名贤……。公生一子签判

《黄峭山公家传》P257载:126世黄海虎讳僚,生于南宋淳熙五年戊戌岁(1178年)……。127世庆吉讳天贞,字庭政,号希可……南宋嘉熙元年(1237年)丁酉岁,(僚公见)诸子聚居无益,于其各自发展。乃集而喻:各自分居、各自发展。于是,长子庆吉字庭政以就近奉父,创居梅州。

三、梅城水南焕公谱资料

并附:梅县平远质公谱世系蕉岭宝公谱世系

焕公谱世系:(僚公开基程乡五马坊世系)

该谱载:1僚公2庆吉字庭政3日新4文焕5叔敬67伯一……。

六世祖德公,字佐才,文学登科任龙溪县尹、汀州路判,后因雷异,致疾辞官,住程乡西厢五马坊水巷口。公生于南宋淳佑十二年壬子岁(1252年)117日亥时,终于元统二年甲戌岁(1334年)享寿83寿,妣邹氏谥德辉……又妣田氏。至元四年戊寅岁(1338年)二月二十六日卯时,公与邹氏合葬于大竹堡鸟石头钩湖,天才玉忱形,即梅县石坑都梅塘钩湖面上,庚山甲向兼中分金,康熙四十一年壬子七月二十八日重修。生三子:伯一讳河清,二福缘号伯六;三采叹(汉)号伯九。

七世祖伯一公讳河清。生于宋末祥兴元年戊寅岁(1278年)五月初十日酉时,科第元延祐丙辰进士,官翰林院侍讲,配刘氏生三子:诚轩、震卿、延秀。

蕉岭黄氏文宝公老谱世系:(按僚公开基于程乡五马坊世系)

该谱载:1僚公2庭政3日新4文宝5仲恭6……。

梅县平远黄氏文质公老谱世系:(按僚公开基于程乡五马坊世系)

1僚公2庭政3日新4文质5伯敬、仲敬6……。

四《梅州黄氏老谱》与梅州世系另一说法资料

《梅州黄氏老谱》与梅州世系另一说法,两谱世系基本一致,只是传至十一世时,梅州黄氏老谱加了矩公次子荣公,号显峰,生二子:焕国时晦世系,两谱传至三十七民时都载庆吉号庭政,妣吴夫人生:日新、日升。其世系:

僚公(8262庆吉3秉锷4澄公5业新67垂公8剧公9方舟10矩公1111荣公(即矩公之次子,号显峰,妣?夫人生二子:涣国、时晦。公官任毫州严邑令,后分居揭阳居住)。12世时可公,莹公长子号治,妣刘氏夫人,生二子:斗翰、锡翰。公以明经任舒州孔城镇丰州酒税,迁大常大祝,历官至秘书丞……至三十六世。三十七世庆吉公号庭政,妣吴氏生二子:日新、日升。元季、隐居林泉,乐善好义,游化都,卜居石窟都。为吾黄氏程镇三邑之始祖也。《梅州世系另一说法》,谱二十五世:本隆号蕃邦,谥忠武,妣任、古氏生三子:耿光、列光、丕光,公于咸淳间举人,历官至尚书,死于国难,谥忠武。二十六世,耿光号镐京,妣宋氏陈氏夫人,生一子涣休(未言镐京生庭政七兄弟),公以秀才举,授南恩州通判。二十七世涣休,妣幸氏生二子:桢粤、湘粤。三十一世畿公号千止,妣侯氏生二子:载阳、景阳。三十二世载阳。畿公长子,妣江氏、熊氏,生五子俱失传……。载阳公以明经官,为王府审理,晚年乞休归理,卒于途中。三十七世:庆吉号庭政,妣吴氏夫人生日新、日昇。

(因很多宗亲手头没有掌握或没有查阅过以上族谱资料,故特抄录之,以供宗亲认祖认宗时参考)。

B对照族谱初出成果

一、用《家传》资料②与焕谱资料③对照比较,可发现时晦讳佐才与德字佐才是不同时代的两个人。

《家传》资料②显示:《黄峭山公家传》中有黄贵庭宗亲一文《广东揭阳市峭山公后裔致政七公概况》载P247:“六世祖宋义郎文泽公,配恭孺人玉马氏,生二子:长章卿涣国公,次明卿时晦公,生一子:机宜,分居潮州龙湖”。“七世祖章卿涣国公,俗名贤公配勤封恭人王氏,公十九岁与觖弟时晦十六岁,同登宋绍兴二年(1132)张九成榜“兄弟进士”。兄弟孝悌可钦。御赐“名贤世家”陛朝议大夫,任汀州通判,迁鄞州刺史,崇祀名贤……公生一子签判公。”从此文可以看出,明卿时晦公与章卿涣国公同登绍兴二年张九成榜进士。

绍兴二年是1132年,这时明卿时晦公才十六岁。由此可推明卿时晦公出生于(1132+161148年,比僚公(1178年)还年长,时晦讳佐才中进士时才十六岁,未见朝廷封官。封官的是其兄章卿涣国公。时晦公怎么能又当汀州通判?

时晦讳佐才,妣?姓氏不明,但生一子机宜,分居潮州龙湖,根本就未到过梅州(程乡)和蕉岭,为何蕉谱资料①说时晦讳佐才与妣邹氏合葬于程乡石坑都?

梅城水南涣公谱资料③载的德公字佐才,生于南宋1252年壬子岁十一月七日亥时。时晦讳佐才与德字佐才两人年龄相差(12521148104年,根本就是不同时代的两个人。

字佐才,文学登科官福建龙溪县尹,汀州路判,后因雷异,致疾辞官,归住梅州西厢五马坊水巷口黄氏祖屋,那来分居潮州龙湖。可见时晦讳佐才与德字佐才是住地不同的两个人。

《家传》载时晦讳佐才,妣是谁说明,载生一子机宜,分居潮州龙湖。涣谱资料③载的德公字佐才,配邹氏、田氏,生三子:伯一、伯六、伯九。住程乡。

从资料②③对照比较中,可以看出《家传》的时晦讳佐才其世系是致政七公的世系;焕谱载的德字佐才世系是庆吉字庭政、吴夫人世系。两人的传世系不同,生父、生母也不同。时晦讳佐才的亲是文泽公,母亲是马氏,而德公的父亲是淑敬,母亲是邹氏。所以可以确定生于1148年的时晦讳佐才与生于1252年的德字佐才是两个出生年代不同,世系不同,生父生母,儿子都不同的两个人。即时晦讳佐才与德字佐才不是同一个人,而是年龄相差百年的两个人。

二、用《家传》资料②《水南涣公谱》资料③、《梅城老谱与另一说法》资料④与蕉谱资料①对比分析,宗亲们可以发现蕉谱资料①所载的时晦讳佐才世系混乱不清,其官阶,墓葬资料是抄袭、拼凑的,有冒假之嫌。

据《家传》资料②载:七世祖明卿时晦与长兄章卿涣国公,兄弟二人同登绍兴二年(1132年)张九成榜进士。其时封官的是其兄章卿涣国公。当时时晦公才十六岁,虽中进士,但未封官。时晦讳佐才未有汀州路判之官衔?可见其官衔汀州路判是冒用其兄章卿涣国公的官衔。

绍兴二年是1132年,当时时晦公才十六岁,则时晦公生于(1132+161148年,比僚公(1178年)还年长,比庆吉(1197年)更年长,蕉谱资料①怎么能把致政七公世系的六世祖文泽公次子时晦公捉拿成僚公的五世孙,庆吉的六世孙?这显然是孙先生于祖前,而祖后生于孙的世系颠倒现象,是丧伦辱祖的行为。这也说明这位时晦讳佐才是假冒的,是拉硬塞,插入蕉谱资料①世系的。

蕉谱资料①载:六世祖时晦公,莹公长子讳佐才,号彰明,号耿光,谥文,进士,汀州通判。从谱载中可以看出其所的六世祖时晦公的生平资料,用的是揭阳致政七公世系的六世祖宋义郎文泽公之子章卿涣国公与明卿时晦公的生平资料。故其称讳佐“号”曰:彰明(即章卿明卿合称之意)汀州通判官衔是冒用其兄章卿的官衔,时晦公未见封官何来有汀州通判之官衔呢?

这里还有一种可能的是:蕉谱资料①为了光耀祖先门第,把庆吉与吴夫人传下的五世祖德公字佐才拉进庆吉与古夫人的世系中,抄袭了庆吉字庭政与吴夫人世系的五世祖1252年出生的,文学登科的德字佐才的“汀州路判”官阶。以彰显黄家名声赫赫,门庭光耀。

时晦讳佐才的墓葬情况也是抄袭德字佐才的,请看蕉谱资料①是这样记载的:“六世祖时晦讳佐才,莹公长子号彰明号耿光,谥文范,进士,汀州通判,妣邹氏与公合葬程江石坑都长坪湖,玉忱形,庚山甲向。又妣梁氏、陈氏、共生四子:仰韩、思韩、慎韩、性韩。按一般常理来说:一位有一定功名,有一定影响(身份)的人物,其生卒日、生平业绩、功勳名望、墓地、墓形墓向,在族谱中都会记载得相当清楚的,对比水南涣公谱资料③所载的五世祖:“德”公字佐才,文学登,任龙川县尹,福建龙溪县知,汀州路判。后因雷异,致疾辞官,归住梅州西厢五马坊水巷口。公生于南宋淳佑12年壬子岁(1252年)117日亥时。终于元统二年甲戌岁(1334年),享寿83岁。妣邹氏,又妣田氏。邹氏谥德辉,生于淳佑14年(1254年)甲寅十二月初九,终于癸酉岁,享寿80。至元四年戊寅岁二月二十六日卯时与公合葬于大竹堡鸟石头钩湖,(即梅县石坑都梅塘钩湖面上)天才玉忱形,庚山甲向兼中,康熙四十二年壬子岁七月二十八日重修。公生三子:长伯一讳河清,二福缘号伯六,三汉(叹)采号伯九。可是,时晦讳佐才的谱载只用了寥寥五十多字。为什么?这是因为时晦讳佐才没有官职,又不是程乡人,更没有在程乡住过,其生平业绩,生年卒日都是抄袭别人的,但又怕暴露真容,不敢全抄。所以,只能用寥寥五十个字敷衍了之。

三、用蕉谱资料①与《梅州黄氏老谱……另一说法》资料④对比,可发现蕉谱庆吉至庭政世系多有缺失、遗漏,镐京出处于弄清。

对比两谱,人们可以看到,蕉谱庆吉至三世祖澄公后面,缺少了五世,即少了业新————垂公——剧公——方舟五世。在镐京公后面,少了一十八世,直至《黄氏老谱……别一说法》谱,三十七世时才又出现庆吉号庭政妣吴氏,生二子:日新、日昇。可是,蕉岭谱资料①九世就出现庭政公,镐京公长子,字正伦,诚厚好学、多才好义、乐于清逸,不求仕路,开基怀仁乡石窟都(今蕉岭)卒号庭政先生,享阳八十寿寿,明洪武年间卜葬城西外寨背祖屋侧石桥头,妣吴氏谥柔贤淑,绅士题曰:发祥吴太孺人。生二子:日新、日昇。作为一位蕉岭黄氏开基祖庭政公,为什么会在蕉岭资料①谱中排列在一世祖庆吉公后的第九世?这不符合编谱原则。按一般编谱原则,开基祖一般都安排为始祖或是一世祖。蕉岭黄族始祖庭政公怎么能安排在一世祖庆吉公后的九世祖呢?这不是大不道吗?这不是把庆吉字庭政,通过编谱机会,活活成庆吉和庭政两个人吗?这不是不打自招承认庆吉庭政是同一个人吗?这不是告诉人们一世祖庆吉就是开基始祖庭政吗?

如果说,蕉岭之所以这样编谱,是因为蕉谱资料①遗漏二十多世后,为接续庭政与吴夫人世系,这还说得过去。但是,这个庭政是庆吉字庭政的“庭政”,或是庆吉号庭政的“庭政”。这样一来,生庭政七子的镐京也绝对不是八世祖,而是生庆吉字庭政、庆华字庭、庆寿字天祥的父亲僚公。可是在蕉谱资料①却载:八世祖镐京公,仰韩公长子,讳载阳号通梅。王府审理。妣江、古、熊三妻,共生政等七子。而在《梅州黄氏老谱……另一说法》资料④的二十五世,却记载着:本隆号番邦,谥忠武。妣任氏、古氏生三子:耿光、烈光、丕光。公于咸淳间举人,历官至尚书,死于国难,谥忠武公。二十六世载:耿光,号镐京(这是《梅州黄氏老谱……另一说法》谱资料④中记载的唯一的镐京公)。妣宋氏、陈氏夫人,生一子涣休,公于秀才举,授思州通判。这说明耿光号镐京是本隆公的长子了,而且只生一子涣休,而不是生庭政等七子,可是在蕉谱资料①载的八世祖,镐公是仰韩公的长子,讳载阳号通梅,王府审理,妣江、古、熊三氏,生庭政等七子。这与《梅州黄氏老谱……另一说法》资料④载的二十六世耿光号镐京,妣宋氏陈氏,生一子涣休,公于秀才举,授思州通判。统统对不上号。

再查蕉谱资料①载:六世祖时晦公,莹公长子,讳佐才号彰明,号耿光,谥文范。进士,汀州通判,妣邹氏又妣梁氏、陈氏共生四子:仰韩、思韩、慎韩、性韩。这样,耿光又成为时晦公。那么,镐京究竟是谁生的?是仰韩公还是本隆公?抑或是莹公的长子,弄不清楚。镐京之妻,究竟是江、古、熊三氏?还是宋氏、陈氏?抑或是李氏,也说不清楚。镐京是生庭政七子,还是生耿光、烈光、丕光三子,抑或是涣休一子,谁也说不清。这就说明:镐京本人的身世,出处弄不明白,说不清楚。

不过,有个影子却很象镐京。这就是《梅州黄氏老谱……另一说法》资料④谱中载的三十二世载阳公,畿公长子。妣江、熊氏,生五子名俱失传,江妣系江西元尚书郎江汉之女。载阳以明经官,为王府审理。晚年乞归理,卒于中途。这与蕉谱资料④所载:八世祖镐京公,仰韩公之长子,讳载阳、号通梅、王府审理,妣江、古、熊氏三妻生庭政等七子的镐京公很相似。因为镐京公讳载阳。畿公长子也叫载阳,都是王府审理只不过畿公长子载阳公少娶古氏一,少生两个儿子,而且畿公长子载阳公所生五子名俱失传,可能已是绝户了。拿绝户来顶替镐京,确实是最好的办法,谁也找不着,查不到。有段时间,黄氏内宗到处寻找镐京并且于确认为祖?莫非镐京就是畿公长子载阳公的化身也未可知。

另外,从人世系代的标准来推算,镐京此人是根本不存在的,更无可能生庭政等七子。据涣谱等黄氏老谱记载:庆吉字庭政生于1197年。蕉岭谱载,庭政生于1296年,其世系又排在庆吉后面的第九位,是镐京公之长子。按世系代距要求的计算方法为:12961197÷812.3岁。(即庭政的出生时间减去庆吉的出生时间,再除以庆吉到庭的八代)。这样,就要求这一代系,代代都要生男丁。而且,12.3岁就要当父亲生子。这是不能的。不符合人类生育基本时间要求的。所以说,这位庭政是根本不存在的,再派人去找也找不出来的。

四、综合阅读对比资料①②③④族谱资料,宗亲们可能有一个令人惊喜的发现,也于使人相信的事实。这就是庆吉、庭政,庆吉字庭政、庆吉号庭政,都是同一个人。并且妻娶吴氏一位夫人。(详情是《管见之五》,吴氏是庆吉字庭政的唯一夫人)。

在阅读对比四部族谱,《家传》中。宗亲们可以发现这些老谱有三种编辑手法:

A、《梅州黄氏老谱……另一说法》是先用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的资料进行编谱的。其始祖僚公是运用唐黄僚(826)(可能是为保护南宋僚公的声誉而远接唐黄僚)。其谱世系直编到卅六世。在七世时才接续庆吉字庭政或庆吉号庭政与吴夫人生日新、日昇的谱系。最后把两谱世系串连起来,就成为《梅州黄氏老谱》和《梅州世系另种说法》。(两谱世系差别不大)。

B、《梅城水南焕公谱》、《梅县平远质公谱》、《蕉岭宝公谱》三谱后裔一致。(即僚公——庆吉(庭政)——日新——质焕宝——敬、仲辈——彝字辈)。是完全避开古夫人“十秉”世系,仅用庆吉字庭政,或只用“字”庭政与吴夫人生日新、日昇的世系而立谱的。其谱世系与庆吉古夫人生“十秉”的谱系完全分开,互不相关,互不重复。故其世系分明,子孙出生朝代清楚。

C、既用一世祖庆吉,又用蕉始祖庭政与古夫人世系立谱的(即庆吉公至镐京生庭政公谱系)蕉岭谱。这部族谱编得最糟,最复杂,最混乱。请看:该谱庆吉至莹公五代是用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世系编谱的。六世祖时晦讳佐才是抄袭《广东揭阳峭山公后裔致政七公的世系》。七世祖仰韩公讳点(蒸)号时斋,其功名(进士、翰林侍讲)是为光宗耀祖而抄袭借用庆吉字庭政与吴夫人世系的六世祖伯一公的官衔(进士、翰林侍讲)。八世祖镐京公讳载阳,号通梅身世查不清楚,镐京生庭政七子不知从何处抄袭而来。据黄氏诸多族谱记载,生庭政者是僚公。我查阅不少黄氏族谱都未见有镐京生庭政七子的记载,仅在蕉岭黄氏族谱(即镐京生庭政谱)有见之。蕉谱把开基祖庭政公排在一世祖庆吉公后的九世,没有史实根据。这很可能也是为了光耀门第,强拉硬要地接续在庭政与夫人生日新、日昇的世系上,把庆吉字庭政人为地拆开,分成世系不同,时隔百年的两个人,(庆吉字庭政出生于1197年,蕉谱说庭政生于1296年,两人岁距相差99年),从而避开庆吉晦迹不仕的官场政治灾祸。故蕉岭族谱只提庭政是黄族始祖,从不提庆吉有“晦迹不仕”之事,把庭政打造成“诚厚敏学多才好义,乐于清逸,不求仕路”,在蕉岭怀仁乡石窟都土名寨背开基的黄族始祖。“置用畴,教子弟以诗书,阙里人士咸称之人”。这样,就使蕉岭族谱世系与事发地梅州(程乡)的老谱——《梅州黄氏老谱》、《梅州世系另种说法》、《梅城水南焕公族谱》、《蕉岭宝公谱》、《梅县平远质公谱》以及《黄峭山公家传》的谱载世系,多处出现世系混乱,子孙出生年代,朝代颠倒,辈份颠倒,以孙作祖,以祖为孙,丧尽人伦的现象。

但是,只要宗亲们认真查阅这些梅州黄氏老谱,还可以发现这些族谱都认同庆吉、庭政、庆吉字庭政、庆吉号庭政为一世祖。只有蕉岭谱(庆吉公至镐京生庭公世系谱),已认庆吉为一世祖,又认庭政为开基始祖。尽管把庭政排在一世祖庆吉公后面的九世,但人们还是认同庭是开基始祖或一世祖的。因为大多数老谱认庆吉、庭政、庆吉字庭政、庆吉号庭政为一世祖。用“讳”是庆吉、用“字”、用“号”是庭政。这就说明庆吉就是庭政、庭政就是庆吉这一说法是有根据……是可信的。此外,尽管把吴夫人的诰封“懿古”夫人,以去吴氏手法,改变为吉夫人,并以古、吴二夫人分别与庆吉、庭政、庆吉字庭政,庆吉号庭政立谱,也可证明庆吉就是庭政,庭政就是庆吉。因为吴夫人只嫁一位丈夫——庆吉、庭政、庆吉字庭政、庆吉号庭政。而且,吴夫人也是庆吉庭政的唯一夫人。庆吉是名(讳)庭是“字”、是“号”,不管是用庆吉与吴夫人立谱也好,或单号“号”用“字”庭政与吴夫人立谱也好,庆吉庭政都是一个人,并与唯一的吴夫人生二子:日新、日昇。



分享 :
 
文件下载
副标题
捐助编辑族谱千元以上宗亲“照片提交表”.doc
19.05KB
梅州黄氏历代名人登记表.doc
49.50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