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市江夏文化研究会

管见之七: 关于在庆吉公后再插五代世系之我见

管见之七:

关于在庆吉公后再插五代世系之我见

族谱的世系和排列顺序,是一项严谨的工作,是有关人类生育、人伦、辈份的问题。世系是按辈份、按出生年份、代顺序进行编排的,我不知道蕉岭宗亲要在庆吉之后再加插五代的原因是什么?加插五代先祖又是谁?他们有无过硬的生平资料和史实?故我疑虑多多,不敢苟同。现奉上本人之管见,与宗亲商权。

一、庆吉下加五代难掩庆吉就是庭政的谱载事实。

我们研究确定谱载世系,应采用成谱成序历史年代最早的为好。年代越早越具有原始姓,说服力,可信度就最高。越近代的,可能水份就越多,其说服力,可信度就越差。我和铁华宗亲编辑的《广东梅州市梅江区志今公(水南篇)黄氏族谱》,谱内载有“古梅州黄氏族谱序”和“梅州黄氏族谱序”两篇。这两篇谱序都把僚公与周夫人传的子孙世系载得详详细细、明明白白,余德祥明尽致,(请参看附一、附二两篇谱序)特别是“古梅州黄氏族谱序”是梅州黄氏谱序成序时间最早,且又由高官潮州通判方熙于大明宣德七年壬子岁(1432年)秋月吉日撰写的,是可信度最高的谱序,也是最过硬的铁证。该谱序记载的梅州黄氏先祖世系、辈份、排列顺序,与梅城水南焕公谱,蕉岭宝公谱,梅县平远质公谱(即庆吉字庭政与吴夫人谱、庭政与吴夫人谱)载的先祖世系、辈份完全一致。请看:

文焕公谱(庆吉字庭政与吴夫人谱):庆吉字庭政——(日字辈)日新——(文字辈)文焕——(敬字辈)淑敬——(彝字辈)德彝……。

文质公谱:庭政——(日字辈)日新——(文字辈)文——(敬字辈)、(仲字辈)伯敬、仲敬——(彝字辈)宗彝……。

文宝公谱:庭政——(日字辈)日新——(文字辈)文宝——(仲字辈)仲恭——(彝字辈)旺彝……。(程官部)

从这里可以看出庆吉字庭政和庭政的夫人都是吴太夫人,其子孙世系辈份,又都完全一致,完全相同。这就说明庆吉字庭政与庭政同是一个人。如果再加上《黄峭山公家传》中载的“庆吉字庭政”。《梅州黄氏老谱和梅州世系另一说法》载的“庆吉号庭政”,这就更加说明庆吉就是庭政、庭政就是庆吉。用“讳”是庆吉、用“字”用“号”是庭政,所以在庆吉下再插五世,也无法改变庆吉就是庭政,庭政就是庆吉这一谱载事实。

二、庆吉下加五代,则元朝从历史上抹去。

我们知道,庆吉字庭政出生地南宋(1197年),卒于1277年。蕉岭的庭政,按蕉岭宗亲推算出生于元朝1296年,两者出生年代相差99年。如果一世祖庆吉后面再插五代,其生世系所需时间至少要加125年(以25岁为一代、五代25×5125年),比整个元朝的时间还长,也就是说在庆吉后面加上125年后,元朝出生的庭政公就变成明朝时人。这比蕉岭宗亲推算的庭政公出生于元朝1296年,是元朝之中人的说法,足足推后了一个元朝的时间还多,这样,元朝就被蕉岭在庆吉后再加五代中抹掉了。黄氏有些后裔在元朝做官的历史也被蕉岭宗亲抹掉了。元朝任汀州路判的德彝公、元朝钦点的翰林侍讲伯一公。现在,元朝被蕉岭宗亲从历史上抹去了。叫他们到那里去堂审案、当官办事呢?历史是客观存在的,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抹去历史更是不可能的。

三、加五代生育所需时间那里来?

从人类生育历史时间来说,从宋灭1279年到现在2020年,人类生育的历史时间(20201279)只有741年,历经元、明、清、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在庆吉后再插入五代以125年计算,则宋灭到现在人应有生育时间是(125+741866年。按焕谱世系来推算,其裔孙世系从庆吉到现在,已承传至二十八世到三十二世左右,以一代二十五年时间,又以三十代来算,则人类生育历史时间已走过了(25×30750年,这与741年相比,(750741)只多了9年时间,应算基本准确。如果在庆吉后插入五代,25年为一代计算,到现在2020年,人类生育历史时间则是(25×5+741866年,比宋灭到现在(2020年)人类生育历史时间741年,然超出了(866741125年,比整个元朝历史97年还多。这说明在庆吉下插入五代的生育时间,已跑到历史前面去了。也就是说人类生育所需时间已超支了,125年生育所需时间,早已用完了。所以我认为在庆吉下再插五世是不现实的,毫无意义的。而且,这一做法是违背修谱原则的,是修谱的大忌,是愚弄,欺骗子孙后代的是伤天害理的。千万不要这样做。

另外,从庆吉公至庭政公的谱载世系来说,此谱是把庆吉与庭政公为两人,然后又以庆吉公与古人传的世系(即古夫人生十秉世系)进行编谱的,该谱与《梅州黄氏老谱》对照比较,世系失漏很多,有些世系又像是为光宗耀祖而抄录自庆吉字庭政与吴夫人的世系。时晦公、仰韩公像似抄录自吴夫人传下的德彝公字佐才和伯一公号时斋。而且该谱只编到九世(庭政)为止。现在,纵使蕉岭宗亲在庆吉世系之下加上五世代,25×5125年,再加上日新传承至2020年世系总代数为30代来算一共35代,其生育所需时间是(35×25875年,也大大超过了从宋灭至现在2020年,人类生育所需时间741年的要求——。

故所以,我认为蕉岭宗亲这样花力气,七拼八凑地在庆吉公至庭政公的谱载世系上下功夫,还不如认真理解编谱先贤为维护先祖之荣誉,为子孙后裔尊严暗暗留下祖源根系而付出的良苦用心吧!


分享 :
 
文件下载
副标题
捐助编辑族谱千元以上宗亲“照片提交表”.doc
19.05KB
梅州黄氏历代名人登记表.doc
49.50KB